在得到了自家相公的示意之后

- 编辑:admin -

在得到了自家相公的示意之后

 
    “张凤仪!你是不是从来就没有把我当成一家之主来对待啊!我刚才让你躲起来,你全当耳旁风了不是?”
 
    此时正抄着烧火棍的张凤仪,有些赧赧的笑着,但是她挺直的背脊却一直没有放弃阻挡在顾铮前方的意愿。
 
    “我告诉你,张凤仪。有一没有二,被你挡过一次劫的我,要是还躲在女人的背后,那我还算是个爷们吗?”
 
    说道这里的顾铮,用了他平生最大的力气,将这个摆好了架势,准备大干一场的女人,护到了身后。
 
    “反正都是一个险中求胜,你这婆娘听我的安排,没准我们还能杀出一条血路来。”
 
    此时的顾铮,仿佛是战神护体,那宽阔厚实的肩膀,从没有像现在这般的可靠。
 
 169 砍瓜切菜(妖妖灵来也堂主加更)
 
    第一次被当成一个弱小女人来看护的张凤仪,此时的嘴角都快咧到耳朵根上了,她羞赧的就用那只没有拿着棍子的手推了一把顾铮的后背,难得的娇嗔了一次:“死相,我全听你的。”
 
    然后就差点把毫无防备的顾铮,推了一个脸先着地。
 
    看到了这公母两的互动,一旁的安大虎突然就冒出了一句:“只要是能活下去,是无所谓性别的。没有谁保护谁一说。”
 
    想当初他躲在女人背后寻求庇护的日子还少吗?
 
    这种光顾着要男人面子的人,在末世活不过三天的。
 
    还没等安大虎继续为顾铮普及生存法则呢,一阵噼啪作响的马蹄声就裹挟着尘土,朝着顾铮这行人的方向跑了过来。
 
    身后被冲散收割着的人群,哀嚎声凄厉不已,让顾铮和安大虎终是收回了刚才还满不在乎的表情。
 
    “哎呦,承麟,你看那几个人是不是傻的?见了我们的马队竟然不是转头逃跑,反倒是站在这小路边上排队欢迎我们啊?”
 
    “嗨,我的哥哥,还用问吗?知道背对着逃跑就是死路一条,索性就破罐子破摔,方便我们下手了呗。”
 
    “这些人不错啊,放心!小爷我会给你们一个痛快,绝对让你们不会感到一丝的疼痛的!”
 
    说到这里的海兰查和承麟就一夹胯下的马背,微转了一个方向,就朝着顾铮的方向奔了过来。
 
    他们身后跟随着的四五个蒙八旗的随从,也调整了角度,一边慢慢悠悠的收割着人头,一边朝着他们领队的方向聚拢。
 
    看着越逼越近的马匹,顾铮竟是丝毫的不动,而那原本转着圈圈的兄弟们竟是破釜沉舟一般,从路旁捡来几根粗细不一的棍子,横在手中,打算和对方拼了。
 
    “哎呦喂,哥哥,这哪是吓傻了啊,这是打算要拼命啊!”
 
    就像是听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一般,这一群鞑子的马队上的人,具都哈哈哈的大笑了起来。
 
    可是他们手中的刀,却没有停止往下挥舞,反倒是一个个的将胸口挺起,双腿夹进马背,就将拉着缰绳的手松开,开始准备利用他们娴熟的马术,收割这些自不量力的人头了。
 
    就是现在!
 
    顾铮将食指环成的圈圈贴近嘴边,吹出了最尖锐的马哨。
 
    “嘘----!”
 
    听到了这个信号,这些训练有素的战马,仿佛是条件反射一般的就是一个急停。
 
    而双手具都松开了缰绳,只靠腿力骑在马上的前两位,首当其冲的中了招。
 
    他们倒是没有像铎多那么的倒霉,猝不及防间被马压翻在地,但是即将失控的马身,也让他们瞬间失去了平衡。
 
    这群鞑子只能收回了即将送出去的弯刀,先把缰绳拉起,控制住自己不要掉下,失去了自己最大的优势以及战斗力。
 
    可是顾铮会放过如此好的机会吗?
 
    他等的就是这一瞬间。
 
    “动手!”
 
    一声更大的爆喝,就在难民之中响了起来。
 
    这话音还没落下,一块势大力沉,足有八个棱角的石头,就率先朝着一个只顾低头拉马的鞑子的面门而去。
 
    “嗷!”
 
    一声惨叫,不用想,这是正中目标了。
 
    随之而来的是被击中的青鞑子终是没有控制住平衡,从马背上摔了下来。
 
    “承麟!”一旁还在控制马匹停止躁动的海兰查,惊怒不已,担心的大声召唤着:“你们这群人都是死的啊?还不赶紧过来驰援?”
 
    后边的蒙古队友,也十分的冤枉,他们虽然距离远点,可是身下的马匹也是受到了影响的好吧?
 
    “赶紧动手!”
 
    顾铮再一次的怒吼,终是惊醒了还在呆愣的安大虎,他一咬牙,就带着身后的四兄弟朝着摔下马的鞑子的方向,一拥而上。
 
    谁成想,还有比他们更快的,那个一直被顾铮护在身后的张凤仪,在得到了自家相公的示意之后,就一个蹿步冲了过去,朝着对方那个秃瓢没毛的脑袋砸了过去。
 
    ‘噗呲’
 
    势大力沉,后果详见大锤砸西瓜。
 
    而随着张凤仪的这一棍子下去,这遭乱的逃窜现场,竟然陷入到了诡异的安静之中。
 
    “承麟兄弟!”
 
    凄厉的惨叫从另外一匹马儿的背上吼了出来,幸存的海兰查,已经再次控制好了马身,不管不顾的就将弯刀朝着张凤仪当头劈下。
 
    ‘噹噹’
 
    两声
    一个在想,安家大哥用的何种妖术,就将鞑子的大刀给磕飞了呢?
 
    而另一个则在想,那人真是邪门,明明赤手空拳,可是却能将我的弯刀凭空架飞,难道是我眼花了吗?
 
    这又是大月国的什么奇人异术?
 
    惊诧不已的鞑子,还保持着茫然不解的表情呢,属于顾铮的第二声的马哨又响了起来。
 
    腮帮子都吹疼了也是要吹的啊,那身后的四五个人的马队,已经冲过来了啊。
 
    “我吹哨扰乱他们冲击,没有了速度的骑兵,就和马下的步兵没有什么区别。”
 
    “你们几兄弟拌他们的马腿,专往下三路溜,拿点长点的棍子捅也行,别被他们的弯刀给伤着了。”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