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们到了南方不也要重新置办家当不是

- 编辑:admin -

咱们到了南方不也要重新置办家当不是

 这莫名的信任,以及由衷的孺慕,是来自于血脉上的传承,更是来自于一个家庭对于他的爱意满满。
 
    这个在艰苦的环境中,从来不任性的哭闹,哪怕是吃着隔夜硬干的都掉渣的菜饼,也会露出一个甜甜的微笑,反倒翻过来安慰身旁的父母爷奶一般,说上一句:好吃,的顾狗娃。
 
    真是懂事的令人心疼。
 
    被顾狗娃奇怪的马屁拍的十分舒爽的顾铮,一把就接过了狗娃子的冲刺,双臂一个用劲,就将他举得高高。
 
    “爹爹带你骑大马去喽,等到将来你长大了,爹爹就把这一手驯马的本事传给咱们狗娃。”
 
    “真哒!爹爹真好!”一把回抱住了顾铮的狗娃子,用已经消瘦了不少的肥嘟嘟的小脸蛋,就凑向了顾铮已经布满了唏嘘胡茬的下巴。
 
    “咯咯咯,爹爹邋遢,扎扎的。”
 
    这爷俩笑闹着,氛围温馨的让周围的人都感觉暖暖的,嘴角总是忍不住的想要上翘。
 
    戳在一旁指挥着傻弟弟们架构马车的安大虎,此时突然就有一种想要将自己珍藏了多年的那半包香烟拿出来的冲动。
 
    朝着顾铮递过去,在烟雾缭绕中,聊上几句闲话,一解他也曾拥有过的,并为之魂牵梦绕的,属于家的温情。
 
    伤感的伤感,欢快的欢快,可惜美好的时光总是有那种不长眼的人过来打断。
 
    当五人组终于将大板车套到了两匹新加入的马匹身上的时候,那些在鞑子冲过来的时候,一见势头不妙,躲得比谁都机灵的属于先头部队的另外两方人马,就朝着顾铮这一行人的周围开始围了过来。
 
    在顾铮奇怪的眼神以及安家五虎开始防御的架势之下,还是镖师出身的林威远率先开了口。
 
    “顾壮士,安家五壮士,林某在此有礼啦。”
 
    听着怎么这么别扭,和五烈士一样的难受。
 
    但是不能失了礼数的顾铮还是回了一个礼:“有礼,不知林师傅前来所谓何事?”
 
 171 敢抢我?
 
    “呵呵,既然顾壮士问地直白,我等行走江湖之人也是喜欢和直来直往地人打交道,林某厚颜凑过来,却是因为顾壮士地的战利品,马匹而来。”
 
    “不知道顾家一行人有何打算,这八匹马匹又是怎么分配的?不知能否匀我镖局师傅们两匹马?不,一匹就行,我等可用银钱来交换。”
 
    哦,原来是想要买马啊,下意识的,顾铮就看向了自家媳妇和安家兄弟的方向,毕竟这些战利品的获得,并不是他一个人的功劳。
 
    而在看到了身后的那一群人都微微的摇头,又莫名的点头之后,顾铮就更糊涂了。
 
    几个意思啊?
 
    当他朝着林威远抱歉的笑笑之后,就将头凑到了后面的人堆中。
 
    安家五兄弟有些羞赧的对顾铮小声说道:“我们五个人,只有仨个人会骑马,老四和老五,一个是天天睡觉,一个是天天犯懒,压根连马毛都没摸过。”
 
    “要不是我们三个在城里的牲畜市场干过短工,现如今一家人就没一个会骑那个玩意的。”
 
    “这马这么金贵的东西,不是所有的人都会骑的。反正先前的那匹瘦马都快被累死了,你再匀出来一匹,索性一起卖给那个林镖师算了。”
 
    “我看他们手中应该不差银钱,要知道俺们几个可是两手空空,咱们到了南方不也要重新置办家当不是?手中总应该”说到这里的安大虎将两根指头就捏起,搓了一搓,继续说道:“有点银钱好娶个婆娘,置房子置地啊!”
 
    既然的时候,顾铮的怀中就多了一个分量不轻的褡裢。
 
    “搞定,林师傅合作愉快!”
 
    “多谢!我们先行一步,如果有缘,扬城再见!”
 
    比顾铮更急着与镖局中的其他人汇合的林威远,就一拱手,领着他身后的几位镖师,消失在了现如今渐渐平静下来的幸存队伍之后。
 
    看着对方的身影消失了,顾铮一掂膀上的干货,朝着殷切期盼的一行人一咧嘴:“咱们也走着?边走边说?”
 
    “好嘞!”
 
    这板车上的安家三哥刚准备一挥鞭子,率先出发呢,他们由两匹马同时拉起来的巨型板车的前方的毕竟之路,就被人给堵上喽。
 
    “你们找死啊!这么大的车看不见啊!”
 
    脾气并不怎么好的安三虎直接就骂了起来。
 
    而那个为了阻拦他们行进的脚步,就差躺在土路上的另外一拨人马的领头人,则是将嘴中叼着的一根小枯枝,呸的一口,吐在了地上。
 
    “怎么着?现如今有了靠山就抖起来了,连人都不认了?安三虎?”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