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铮发现原本这一队因为长期赶路而早已经疲累

 
    不得不说,有时候真相就是这样的残酷。
 
    不再去关注安大虎的顾铮,就将放空的眼神给收了回来,而此时这个已经被贴上了可怜的标签的外来人,也和一群弟弟们一起,一同走到了顾家人的身边,跟随着他们的脚步,对着大张的煎饼,留着眼馋的口水。
 
    越看越可怜了,怎么办?8
 
 168 战!管你哪个旗的(烟枪堂主打赏加更)
 
    顾铮和张凤仪对视了一眼,就发现家中最为心善的顾老娘,已经将那只扒了皮的兔子接了过来,将自己手中的大饼递了过去。
 
    都这样了,我还说什么?
 
    一家之主的顾铮,就开了口:“不能都给你们,毕竟我们的食物也不多了。正好路上也不能光吃粮,谢谢你们的肉了。”
 
    “如果还有多余的,你们可以拿食物来换的。”
 
    看着热腾腾的大饼,还能有什么意见呢?
 
    这五个人齐刷刷的点着头,就如同最忠实的小尾巴一般的,这就跟在了顾家的后边。
 
    看样子是打算结伴同行了。
 
    深知一家人的力量还是太过于单薄的顾家人,也没有再说什么,默许了这五个或许无赖,但是也算是知根知底的兄弟们的跟随。
 
    南行的大军,最初的雏形行成了。
 
    有了这五个壮劳力的加入,顾家的人朝南运动的速度瞬间就加快了不少。
 
    再加上野外动植物知识极为丰富的顾铮的指点,一直保持在队伍的前端的这一行人,前一周的行程,竟然算的上是超级的顺利。
 
    如果他们手中能有个计步器的话,不难看出,他们南行的第一个目标,已经行至了三分之一的路程还要多了。
 
    没错,他们的第一目标就是扬城,那个在鲁地不曾出过远门的百姓心中,如同烟花一般存在着的城市。
 
    不是他们不想就近的找一个南下的城市驻扎,实在是整个省份之内,都已经被分成小股的鞑子们的骑兵给肆虐着占领了一个整圈。
 
    他们这一行人,只敢在野地中行走,但凡有个风吹草动,一个个的就如同受惊了的兔子一般,藏的比谁都快。
 
    去扬城已经成为了这十个人的心灵支柱,也是属于他们向往美好生活的执念了。
 
    可惜,上天仿佛不愿意见到这群人如同春游一般的远行,就让这群鲁地内最大的南迁的队伍,遭遇了他们的第一次危机。
 
    一股游荡在小城镇中,专门为了铎多贝勒爷寻找乡间美人的队伍,与这些拖家带口的南迁队伍,有了第一次的正面交锋。
 
    “哈哈哈哈!海兰查,快来看看我发现了什么?”
 
    顺着一个光头大汉的马鞭一指,这个充满了异域风情的头发毛的小分队,就看到了在前方缓慢前行的逃难队伍。
 
    “又有大月国的炎族人可以杀了,也不知道今天的这些人头,能换得多少的军功,我的弯刀已经长久的不见血了!”
 
    “没错,老子再也不用憋屈的在山沟里找女人了,咱们上啊!承麟!”
 
    这一声的招呼,就好像是吹响了屠杀的号角一般,这群鞑子胯下的马匹,就接到了向前冲刺的命令。
 
    人控着马速,刀借着马势,就这样寒光闪闪,阴风凛凛的朝着手无寸铁的大月国的百姓的身上砍了过去。
 
    “啊,救命啊!”
 
    这不过七八个人的小股骑兵,就如同是跳进了羊圈里的狼一般,所到之处如同无人之境,慌乱的民众竟没有一个人抵抗,而是只知道无助的奔跑,呼喊,求助。
 
    这样的反应,更是让这群嗜血的鞑子们,激发出了所有的残暴,他们一边哈哈的大笑着,一边收割着他们有价值的青壮年的头颅。
 
    年老体弱者,在大数量的人群堆积之下,反倒是被安全的放弃了。人家懒得砍他们的脑袋。
 
    而这群鞑子随着身下马儿的疯跑,也距离队伍的最前端,越来越近了。
 
    感受到了身后队伍的骚动,顾铮发现原本这一队因为长期赶路而早已经疲累不堪的后缀人群们,竟如同疯了一般的,超越过了本在前方的他们,如同没头苍蝇一般的,朝着所有能够提供掩护的障碍物的后方跑了过去。
 
    而随着“鞑子来了,快跑啊!”的惊悚的叫声,他们也立刻明白了,这平顺的南迁逃难路上的第一次危机到来了。
 
    见到此种情况,顾铮也顾不得旁的,扶着自家的爹娘,让他们牵着已经累瘦了的马匹,就让他们躲在了路边不远处的一截小断墙的后边,至于自家的大板车?
 
    “媳妇!你赶紧推着家当一并过去啊!”
 
    听到了顾铮张罗的张凤仪,立马将那个行李不见少,反倒是增加了不少的粮食的板车,朝着土坡的后边推去,须臾的功夫,就只剩下了一个没黑了的头顶。
 
    而至于顾铮身边的四小兄弟,此时的第一反应却恰恰和顾铮相反,他们在这条算得上是一马平川的土路上,着急上火的就转起了圈圈。
 
    “你说你这个顾铮,躲在那种地方有个鬼用啊,马背上的鞑子的视野有多远,你个逃过难的能不知道?”
 
    “哎呀,真
    听到这里,正打算但是毕竟也是经过大风浪的不是?
 
    鞑子和丧尸相比,最起码还算是个活人的体系的。
 
    想到这里的顾铮,连心中的最后一丝慌乱也放了下来,却在发现自己的眼前又多了一个人影之后,瞬间就恼怒了起来。